笑傲人生——记谈德华的创业之路

笑傲人生——记谈德华的创业之路

笑傲人生

——记谈德华的创业之路

丈夫离世爱妻独立,女强人挑大梁

骤变突生,先夫离世

他悄悄地离开了我们。没有告别,也没有说声再见。当我看见他一丝不动地仰卧在餐桌的前侧,用手抚着他的胸口,发现他的心脏已停止跳动时,我就意识到他已与我们永别了。结缡已快二十五年,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分手,多令人痛心疾首,抱憾终身。

救护车与警察在我拨了911的电话后数分钟内就来了。急救人员抢救一番,决定送他到医院。警察将9岁的小儿送到左侧的邻居家后,我就随救护车到医院的急诊室。明知神仙也无法将他的生命抢救回来,我还是盼望能有奇迹出现。哪怕他只是睁开一下眼睛,动一下手,我能让他知道我在他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救护车的铃声呜呼地喊叫着,火速地向前行驶。多少次自己在路上驾车时,会听到这种嘶喊,而警觉地将车停在路边的右侧。没料到而今自己竟成了这令人心惊肉跳的大恐龙般的车中人。一切都是无用的,他抛下我们走了,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我忍不住想大声哀嚎,但有什么用呢?一路上我只能冷静地想尽各种的方法宽慰自己。虽然在二十五年的婚姻生活中,我们有时吵吵闹闹,为了坚持己见,僵持不下,冷战数日,但总是以喜剧收场。毕竟我们是那么刻骨铭心地相爱着。多少次我曾经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悠闲地庆幸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在人生的旅途上,碰到这么负责任又爱家爱孩子的丈夫,又生育了四位聪明英俊,人见人爱的儿子。

unnamed

图为先夫去世前四十多天(1990 年耶誕節假期 )於佛罗里达州迪斯奈遊樂園内的全家福照片。

 

刚到G城时,我在他诊所帮忙。我常常接听病人的电话。有一次居然有位女病人来电话时说:“我能跟那位最英俊潇洒的东方医师讲话吗?”他有一对深邃的大大的眼睛,恰到好处地配在端正清秀的脸庞上。一头浓密的头发及健壮挺拔的体魄,更增加了他的魅力。我在高二下那学期转学插班到台湾台南县一家省立中学,与他同班。那学期他是班长。我与他第一次在教室外走廊前迎面相碰时,他留给我惊鸿一瞥的影子,至今还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上。他一直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而自己居然能与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结为夫妻,得到他全心全意的宠爱,是多么幸运呀!新婚时,我是那么瘦弱矮小,他还曾开玩笑说:“我担心你替我生的都是些瘦小不起眼的孩子。”我依偎在他厚实雄壮的胸怀里,有终生有了靠山的感觉。谁又料到他这么早就会离去呢!我了解悲哀、痛苦、流泪、伤心都于事无补,最好的方法是节哀顺便,想法子安慰自己。记得有次参加朋友的葬礼,一位医生安慰死者的家人说:“他没有走,他是为了另一个使命到另一个地方去了。”这位医生的话提醒了我。我何德何能,能永远占有一位这么能干细心又负责任的丈夫。是上天遣送他到另一个地方完成另一件伟大的使命吧!就以这种心态我平息了心中的哀伤。

unnamed (2)                 先夫在洗腎中心與受治療的病人交談查詢病人病情之留影

 

 

unnamed (1)

我们创办的洗肾中心医生、护士、病人及家属的野餐聚会時与病人及家属交談的留影。

他进了急救房后不到一小时,急诊医师出来向我告示,医护人员使尽了一切方法都无法挽回他的生命,他不得不宣告我亲爱的丈夫死亡了。一位优秀、杰出、认真、负责,以服务病人为乐的医师,才五十一岁,数小时前还能说能笑,就这么消逝了。而他那些经他救治过、没肾脏功能的病人,坐轮椅,需别人服侍照顾,可能还会活很久。这是多么遗憾的人间事实啊!经病理医师解剖的结果,他是因心肌衰竭而去世的。

往事如梭,忆苦思甜

一家之主去世了。家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两个学医及学牙科的儿子都辍学回家,只有刚进大学的老三及九岁的老四继续上学。先夫去世的消息一传出,W州及全国性的大公司就企图前来收购我与他共同创建的两个洗肾中心。对方也出了一个很好的价钱。我自己不是医护人员,当时除了打电话邀请原来与先夫竞争的L医师帮着看病人外,唯一的指望就是能将洗肾中心卖个好价钱。

曾几何时,少不更事的我,看多了童话以及新闺秀派的爱情小说,目睹父母恩爱的婚姻生活。父亲对母亲的关怀、体贴及谅解,令自己对爱情向往、痴迷。少女时代,为情这个字想者、念着、等着、磨着、缠着,不知流过多少眼泪,身心受了多少折磨,尝尽了爱情的甜酸苦辣,又经历过夫妇恩爱的婚姻家庭生活,在先夫撒手谢世后,抱着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心境,我决定自己人生中爱情婚姻这一章已经告一段落。凑巧的是,先夫去世那天,正好是我五十岁的生日,我心中感觉到是上天要我从那天开始从事另一种的使命。

旅美二十余年,他为事业忙碌,我协助他诊所的业务,又要管家带孩子。入国随俗,四个儿子幼年时的生日,我们尽可能为他们庆祝,办生日会。我们两人的生日、结婚周年日以及情人节,在繁忙的生活中,倒是难得庆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过去了才想起来,也就免了。我曾经为情人节以及他的生日,买了美丽、上面又印了诗般辞藻的卡片,准备在当天送给他,给他个惊喜。未料到每当那天来临。他都是匆匆忙忙。回家后又后续性地讨论诊所的业务,为助理办事不力发发牢骚。听了他一大堆的抱怨,雅兴全消。为他买的美丽、歌颂、赞美的卡片也就不想拿出来了。那些卡片后来全部在盖棺前,放在他的棺材里。我也只有在他逝世后的日子里,来回忆品味他对我和四个孩子深情的爱。

他与大多数移民一样,怀着美梦,抱着打拼的精神,带着身怀四个月身孕的我,以及七个月大的孩子,踏上新大陆。抵美的第二天早上六点就到开刀房从事实习医师的职务。以后二十余年,他都是马不停蹄的辛勤学习、工作。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钟,还在与医生们讨论病人的诊断疗程。他信任我,遗嘱上所有的财产属于他的部份,全由我继承。倒是我为了避免孩子们将来要交巨额的遗产税,拒收遗产中免税的部份,直接传给四个儿子。当时每个人分的数额不大。不过我们成立家庭公司投资买地,等土地增值,卖了又再投资增值,数目就可观了。

2 3

1

无心插柳,辛苦创业

记得有次为了替孩子们买钢琴,我与他发生冲突。我向他请辞诊所管理的工作。他则很果断地对我说:“要辞,大家一起辞吧!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我卖命地工作也不是为我一个人,是为我们全家。既然你不干了,那我也不必去看病人了。”经他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也深受感动,就再也不生辞职不干之意,决心与他协力创业。他曾说过:“美国的社会是自由竞争的社会,谁肯努力,谁有好的主意,就能成功。我们两人的脑力都不差,如果合作创业,一定能有一番成果。”

他在G城自立门户独自开业八年后,G城来了一位肾科的白人L医师。先夫本可与他合伙,但两人交谈数次后,深觉个性不合,就不作此打算了。当时他与这位L医师有了肾衰竭的病人都送往当地唯一的一家属于医院的洗肾中心,长期洗肾,并在健康条件许可的情况下等待换肾。那时医院内洗肾的病房很小,只有十个床位。医疗界也没有高流量的洗肾机及人工肾脏问世。每个病人洗肾的时间(只计算血管接在人工肾脏的时间)四小时,还不包括量体重、血压、验血等准备工作,以及善后手续。一个床位一天只能为三个病人洗肾,勉强可排上四个。当时G城有六十余位病人,每人每周需洗肾三次,少数病人不得不排到第四个班次。在黄昏后洗肾,有时病人接受治疗返家后都已午夜了。那时先夫常在我面前批评医院:“什么救世济人的天主教医院!一切还不是看在钱上。有别的医院与它竞争的项目,医院就尽快的不惜重金增加设备,购买新的仪器扩充。唯独洗肾这一项,因为没有竞争,院方就没有动静。在我的催促下,医院已经买了一个停止营业的小型超级市场,准备建新的洗肾中心,却搁置两年了毫无动静。”

有一回他从医院打电话回家告诉我,与他竞争的L医生当天开会时又一如以往找茬攻击他一些不关紧要的事。我回了他一句“为什么我们不自己盖一家洗肾中心,免得他再与你纠缠?”

“我需要得力的帮手,你愿全心全意的投入吗?”

“这种与你行医事业有关的投资,我绝对支持。”

我们是凭脑力,不是体力,做一般人不会轻易从事的行业。譬如买地,只要细心研究人口的成长,地产发展的潜性,看准目标,有本钱,抓对时机,利润有时高得难以置信。

当时我们已经在加州羚羊谷买了一块地,地价增加了四五倍,是一笔可观的数目,我们两人商议结果,都认为既然身边有本,对病人有好处的投资,必须责无旁贷地去进行。万一办不成功,就卖地来弥补亏损。两人一旦有了共识,就从向政府申请Certification of Need (CON:证实地方上有需要的 证书),找地点着手。我们在二月初才有了决议,同年九月中旬,十个床位的洗肾中心就开张了。我们的洗肾中心是向天主教会租的建筑房子,有地下室,可作储藏室,一部分后来装修作医师的诊所。建筑师为我们靠河边的墙开了四个大窗子,窗边林荫扶疏,从窗口望去远方,可以看见河水,有时水面上还有鸭子在游水嬉戏,景色美极了。医院的病患本已因拥挤难得排到自己喜欢的班次,我们的洗肾中心一开张,医院洗肾的病人,一半都已经过来了。两年后,我们又应M城病人的要求,在M城开了另一家九个床位的洗肾中心。我们最初办洗肾中心的目的,主要是提升对病人服务的品质,其次是避免先夫与当时G城的另一位肾科的L医师之间的冲突。未料到洗肾中心只要经营得当,管理健全,竟然是利润不错的事业,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因洗肾中心的业绩与日俱增,收入丰富,工作就更带劲了。

 

 

 

 

 

unnamed (3)

 

1988年10月31日鬼节(Halloween)时我们的洗肾中心一位病人及他的夫人合影,这対夫妻是在该病人年轻服兵役时在爱尔兰巧遇其夫人,一见钟情而结合的爱侣。

他的个性是凡事要求尽善尽美,不放心别人办事。洗肾中心不论大小事务都要自己亲自检验一遍才放心。一个医师要看病人,又要管洗肾中心的行政事务,工作过度,积劳成疾。在第二家洗肾中心成立后不到两年五个月,他就因心脏病爆发而与世长辞。正因为他工作繁忙,难得享受家庭生活的情趣,一旦周末不值班或休假的时日,他就希望我与孩子与他出游,或开车兜风,或出外旅行。他曾经说过他相信全世界的男人没有人像他一样愿把工作之余百分之百的时间完全放在太太与孩子的身上。由于他的这种个性,虽然他工作忙碌,我又是洗肾中心的业务经理兼任董事﹐我与他相处的时间挺多的。婚前我没有机会与环境接触古典音乐。因为他对西洋古典音乐有不错的修养与爱好,我也被熏陶成古典音乐的爱好者。竟然还抚养栽培了一个非常杰出的小提琴家。我家老四曾两度被邀赴欧洲捷克及波兰演奏德国作曲家布鲁克(Max Bruch) 的苏格兰幻想曲﹐俄国作曲家普罗可菲耶夫(Prokofiev) 第二号G小调小提 琴 协奏曲。 2005年6月受俄亥俄州德顿大学(Dayton University)的指挥教授刘江博士邀请与成都交响乐团于 成都骄子 音乐厅演奏德国作曲家门德尔逊(Mondelssohn)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美国史特劳第瓦 尼亚斯会社(Stradivanius Society)主持人﹐自称为弥罗佛胖胖的福兮(J. Fushi)先生为此带了多把总价值 二千万美元的 名琴到成都展示。我家老四也得以使用名为大教堂(Cathedral)的古琴演奏﹐ 让成都的听众一饱耳福。他于2008年受聘南韩首尔爱乐乐团的Concertmaster。目前他百分之七十的乐团演奏都任concertmaster。同时也在韩国国家表演艺术大学任教授,颇享盛名。

 

unnamed (7)

 

Wayne Lin 就读于茱丽叶音乐学院暑假时,参加波士顿西郊譚嘉陵女士举办的演奏会后与当地演出的华裔音乐家合影。

unnamed (8)

老四林逸文 (Wayne Lin) 11 岁时 (1993 年 1月)於 Green Bay (格林贝)的万诺演艺中心 (Weidner Performing Art Center) 开幕庆典演艺会时演奏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后,在后台与世界著名女高音 Beverly Sills 合影。

unnamed (6)

 

1993 年 Wayne Lin 于万諾演艺中心演奏后与当时美国的名歌星 Janet Planet 在后台合影。

接手公司,扩大发展

他毫无交待的走了,办完丧事后,我决定撇开以往的成见与L医师及他合伙的N医生谈判合作。对方只希望我将G城全部的病人移交给他们,不要另请外来的医师。我深知竞争的难处,就答应他们的请求与他们签约。另一方面进行出售洗肾中心的工作,我心想手下的护士与员工必然会庆幸他们可以做扬名全国的大公司的员工。

未料到好几位护士与职员要求我不要出售洗肾中心。他们希望我能出任董事长,领导大家同心协力将洗肾中心的业务继续推动下去。护士员工寄望于我,当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也就傻乎乎地没拒绝他们的盛情,接受挑战冒险。

unnamed (5)

 

1992 年秋季 Shawano 洗肾中心开幕典礼時与当地的商会主席及員工剪彩时合影。

先夫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经他调教过的护士与助理都是优秀的工作人员。我受他多年千叮万嘱的教诲,早已脱胎换骨。从一个马马虎虎,对事喜欢拖拉的家庭主妇,变成一位非常认真负责的干部。当时我与G城洗肾中心的业务经理与临床经理三人,精诚合作,凡事磋商讨论争取共识后,再作决定。我常对他们说,三个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事实证明,在我们三人的同心协力的努力下,我们的工作成绩获得了新来的医师的肯定。而M城的洗肾中心,则聘请了一位从加州来的印度医师,取代了原来不太称职的医师。我的敢做敢为有条有理的安排,受到医师、律师、会计师以及手下护士员工的肯定。两位休学回家的医科、牙科的儿子,看见妈妈很稳健顺畅地经营父亲遗留下的家庭事业,医科的儿子使不上力回校应征教授的研究工作,找到了一份放射性科研究员的职位,深感兴趣,为他后来成为优秀放射性科医师奠了良好的基础。就学宾大牙科的大儿子,志愿在家照顾小弟弟,好让我全心全意为事业冲刺。另一方面,他开始申请转学中西部的C城牙科医学院,好就近照顾家务。

L医师与N医师与我们签了约,但是他们并不是全心偏向我们的。他们也使用医院的洗肾中心,两边讨好。而医院大,有财有势,我们小,他们并不将我们放在眼里。那段时间,我涉猎一些中国的古典战略故事,以及现代的国际政治理论,终于从苏秦、张仪的合纵连横理论以及美国的前国务卿基辛格(Kissinger)的权力平衡理论(Theory of balance of power) 得到了答案。我在G城与G城南边 三十里的A城 三角顶点的S镇建了另一个十五个床位的洗肾中心。S镇和A城G城的距离差不多, A城的医师也希望能使用S镇的洗肾中心。为了避免我们接受A城的医师,他们必须对我们友好。另一方面他们也对医院方面表示,他们必须对我们友好,否则一旦我们关系破裂,与A城的医师建立关系,那么S镇一带的病人往后就都送到A城的医院,G城医院的财务损失可是天文数字。S镇的洗肾中心,为L及N两位医师带来了更多的病人及财源,接着他们就聘请了一位年轻的S医师。两年后,M市的医院建了另一洗肾中心与我们竞争。我的洗肾中心因病人减少,无利可求,我就以壮士断腕的精神,将洗肾中心卖给了医院。因决策时间及时,毫无财务损失。先夫去世五年后,为了扩建停车场,以避免病人及其家属到单位的困扰,我将G城东边洗肾中心旁的红砖建筑买了下来,医师们为了方便,就租用了这个建筑做他们的诊所。这个策略似乎是神仙指点,十七年后当我的老三要自立门户,离开原来的律师事务所,这个建筑正好成为了他开业的理想地点,因为他人缘好,同时有三位律师投入他的手下。

unnamed (4)1992年初洗肾中心破土时与员工的合影

 

数月后,我应三位医师的要求,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卖给他们,以便争取他们的支持,不必担心病人的来源(美国联邦卫生法规定医师拥有百分之二以上的股份,就不能送病人到他那拥有股份的医疗机构接受诊断治疗,只有洗肾中心例外,因为病人在医院外的洗肾中心洗肾是最省钱的,否则一旦住院,费用就太可观了)。先夫去世十二年后,我又在G城西边开办了一座二十床位的洗肾中心。G城东边的中心,八年前,我们将旁边的建筑买下来租给医师做诊所,建筑后面的树林则砍伐了做停车场,同时扩建原有的中心至二十八个床位。先夫去世时,我们总共只有六十余病人,今年病人的数目在145至150人之间。

出售公司,感恩生活

过去这十余年来,曾经有两三个全国著名的大洗肾公司向我提出收购我洗肾中心的要求。因为是先夫遗留下来的事业,我难以割舍,也就拒绝了。今年年初排名全美财富五百名的大公司向我提出收购的意图,他们特别声明,只买企业,不买房地产,但要与我签长期的租约合同。由于我已快到退休拿政府社会安全福利金的年龄,卖了企业后还有可观的房地产收入,我的儿子们都劝我该考虑该大公司的提议。当我将公司一切有关的资料寄出后,他们除了提出了一个让我、孩子们及其他医师股东都无法拒绝的高价,另外还要租赁供洗肾中心使用的两栋半商业房产,首期租约长达十年,是房东除了负责建筑本身框架,诸如屋顶、冷暖气的主机有了大问题的开销外,其他地产税、保险以及一般修缮、水电费完全由租方负责的Triple Net 合同。

这件出售案前后经历了半年,最初完全在暗中进行,先由大股东们签署意愿书(letter of intent)。员工们是在大的股东们签了出售条款后才宣布这个消息的。对方派了医疗、人事、财务人员、精算师、工程师十余人,前后三天,核查一切有关的财务报告、租约。我们与服务业、药商、医疗用品及医疗仪器商的契约,政府卫生局的核查报告,以及病人的病历等。大公司不愧是大公司,致细精确的程度真是闻所未闻,许多文件他们都要印副本,带回去的文件也有数大箱。感谢先夫当初奠定建立的良好基础。使我这个学生时代自认只配做康乐股长大而化之的人,居然在掌管了洗肾中心将近十五年后,还能展出这么一个受全美最大的洗肾公司看中够水准的企业。我从不认为这是我个人的功劳,我不过是幸运者,在人生的道路上遇到了贵人。先夫辛苦的策划耕耘以及手下员工的努力配合,是洗肾中心成功经营的主因。我胆大、敢冒险的个性,是洗肾中心能够扩大经营的次要因素。

从与先夫携手抵足兴建G城的第一家洗肾中心开始,到出售的那天为止,因为开张与出售是在同一月份,正好整整二十年,我掌管洗肾中心也几近十五年。一个小不点滴的东方女人,出任每年预算数百万美元公司的总裁,难免有人想占便宜。在出售M市的洗肾中心前,我曾被一位从以色列到来的犹太籍医师在他离职前歪曲条款,逼迫我要多付他至少两万美元。我不理他,他威胁要告我,还亲自驾车到G城与我会谈了两小时。我告诉他,要告的话,我要亲自上庭,不请律师了,不必花律师费。我要在M市的报纸上,买一大篇幅将他在一年中薪金支票的正反面印在报纸上,让当地医疗界及居民评判。他走后我等着他告,并无下文。一位巴基斯坦的医师,因M市洗肾中心业绩不好,我决定要关闭,将事业出售。因此不能按契约给他四个月前辞聘的通知,故给了他一笔遣散费。应他的请求没扣税。他也签订承担税款的责任,不过年终后,当我的会计师寄给他一份1099的收入文件时,他居然来电话抗议要我撤回,否则要告我。我不客气地回答他:“我们给了你一大笔钱,当然要给你一份我们付款的证明文件,需不需要缴税要看你的会计师如何解决。如果你要告,我愿意奉陪。让法官来做公正的评判吧!”我知道他要告我,必须到我们的州起诉,当时他在东海岸,我料他不会这么费神,后来果如所料,他并未告我。

在签订一大堆出售文件以及数份租约后走出了身为律师和会计师的儿子的事务所,我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肩上仿若卸下了千斤重担,十五年的洗肾中心总裁生涯,总算告一段落。为丧失了肾脏机能的病人服务,令自己珍惜自己拥有的幸福。对人生有更多的体会,也促使了我对生命意义进一步的深思,我感谢上苍,感谢先夫,感谢我四个听话上进的儿子,感谢手下员工的努力及社区的支持,也深深对那些为疾病挣扎受苦而让我及孩子们赚钱的病人感到歉意。先夫去世时,我诚惶诚恐,担心自己无法经营管理好他遗留下来的事业,更担心自己无力赞助孩子们完成学业。如今他们四个人,一个是口腔整形医师,一个是放射科医师,还有会计师兼律师及小提琴家,在他们的本行都有杰出的表现。真是我始料不及的。

宣扬文化,推动交流

我已进入老年,自认一生毫无贡献,不过作为移民,在宣扬中国文化,提高中国人在美国社会的形象,促进不同族裔之间的沟通及了解,推动文化交流方面,倒是颇有能引以自豪的。先夫、我、及四个儿子经常在地方上的报纸亮相、被访问。加上我主修国际关系,喜欢向白人朋友发表自己的各种看法,宣扬中国文化。在我出售洗肾中心前,中国方面有什么大事,譬如蒋经国先生去世、六四运动、江泽民先生访美,报社主编都会打电话征询我的意见,将我的照片及发言刊登在报纸上。我有两位金发碧眼的媳妇、与亲家们,尤其是和生在本地的媳妇一家人来往之密切,连邻居都啧啧称奇说:“从没看过姻亲两家相处得这么热络亲切的。”当我出售洗肾中心的消息向员工宣布后,许多人哭泣流泪阻止我,希望我能改变主意。成交后他们也有好几位员工向我表示他们再也碰不到像我这样好的雇主了。旅居美国将近四十年,由于长时间住在白人占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G城,与西方人交往的机会很多。邻居左右彼此相处得密切融洽。近十余年来,我常常觉得他们就像我童年时左邻右舍的叔叔、伯伯、婶婶、伯母一般。我相信人性都是差不多的。 到处都有好人以及坏人,西方人说“There are good and bad in everything.” 人类因为地域、肤色、 宗教信仰的不同而发生冲突及战争是非常愚蠢的,何年何月人类才能突破这个 盲点呢。

4

 2015年新年年驾驶,与我家老三的三女儿在佛罗里达州西南部的Mako Island乘飞行伞于高空留影

 

 

 

 

About yamyung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