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女记者风波,你们不要用道德杀人

评论:女记者风波,你们不要用道德杀人
评论关闭, 02/12/2016, by , in *最新消息 | Latest News, Homepage_Slider

文丨特约评论员  张丰

北京某媒体女记者在朋友圈和微博发布男朋友“婚前出轨”的消息,表达了轻生的念头,最终,悲剧真的发生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完结,实在让人感到可惜。她不知道,人生的道路漫长,感情也可以花开花落,此起彼伏。

最初,消息几乎处于半封锁状态。但是,随着事件后续处理陷入纠纷,这件事最终被“200余媒体人”的公开信彻底摆在了公众面前。中国人将不得不再做一次道德评判:婚前出轨的安徽电视台记者,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基本的法律问题是清楚的,警方认定,女记者属于自杀。但有一个关键细节,也许永远都不会大白——自杀之前,女记者和在安徽电视台工作的男友有过28秒的通话。这28秒两人到底说了什么?男方称,只是“一些无关要紧的话”,而女记者的亲友团则认为,“任何对方寻欢作乐的笑声或是声音,抑或是潘奥冷言冷语的回应或是斥责等冷暴力言语都会直接导致丹丹走向死亡的悬崖”。

由于女方的永远缺席,当时又没有录音,即使男方在警方的监督下完整地写出当时的谈话内容,也无法真正让女方的亲友们满意。发生这样的悲剧,家人的悲痛可以理解,甚至也可以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民事赔偿。但是,不太能理解的是,竟然有所谓200余位媒体人联袂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给男方工作单位的台长,要求把男方和“第三者”清除出新闻队伍。

200余位奉上自己签名的记者,或许仅凭一腔热血,甚至没有事前阅读这封公开信的内容。这是一个相当糟糕的文本,配不上“媒体人”这样的职业身份。不长的公开信,使用了超过20个感叹号,不少地方是两个感叹号一起,甚至有三个感叹号并列使用的。其感情过于浓烈,以至于淹没了起码的道理:

“潘奥在9月份向丹丹成功求婚后,在11月21日,突然无情背叛未婚妻丹丹,直接导致丹丹迈入死亡的深渊!

由此,造成极其严重和恶劣的社会后果,并引起媒体圈的集体公愤!!!

潘奥的公开言论与我们多方和交叉核实的事实有很大的背离,很多信息点上,可以说是完全扭曲事实,粉饰太平!

8ae2c5839a2f8dasize45_w520_h337

可以说,潘奥的行为已经完全丧失新闻记者的基本道德底线,已经严重挑战了丹丹好友、家人以及媒体同仁们的道德最底线!已经引起媒体界同仁的集体公愤!

同时,已经严重损害了中国新闻记者的良好形象,给中国新闻人抹黑,尤其是给安徽台抹黑。安徽广播电视台记者潘奥、杨柳依必将永载中国新闻史的黑名册!

我们以潘奥、杨柳依身为媒体记者同行而感到耻辱!!!”

颤抖吧。上了年纪的人,对这样的文风会感到熟悉,一股大字报风扑面而来。

因为感情问题导致自杀,确实是一场悲剧,女记者让人感到惋惜。男记者或许有责任,但是,我们只能在法律框架内来追究他的责任。

公开信最要命的一句话是这样的:“我们恳请和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将这两个有损新闻操守的人开除公职,并向丹丹的家属和朋友们诚恳地进行公开和书面赔礼道歉!!!”公开信的逻辑是,潘某的“婚前出轨”违反了新闻职业道德,这话虽然看起来很正义,却完全经不起推敲。媒体这个行业,婚内出轨的概率并不比别的行业低,甚至由于其职业特性(交际面广,社会活动范围大),在感情生活上面临的困扰会比有些行业大。至于“婚前出轨”,就更是一值得探讨的说法了,严格说来,婚前并没有形成这个“轨”,在法律和道德层面,双方都还有选择的余地。

媒体从业者应该像别的行业一样有道德追求,但却也并没有理由或可能有高于别的行业的道德标准。属于这个职业的特定“职业道德”,最核心的是这样的表述:不做假新闻(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不做有偿新闻。任何一家媒体,都不会要求自己的员工永远不得有外遇,在中国任何一个版本的媒体守则中,也找不到这样表述。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社会已经趋于正常化,已经不再是一个可以用道德杀人的社会。不要说文化大革命,就是放在80年代,一句“搞破鞋”,也真能毁掉一个人的职业生涯。虽然仍不完善,但是中国人还是在慢慢学习用法律的思维来解决问题,在私人道德上,也在学会尊重和宽容。罗尔募捐事件,大家对他的批评很多,但是却没有谁会拿他的私生活说事。

类似悲剧的难题永远在于,“出轨”与“自杀”的因果关系,是不被法律认可的。或许女记者的家属和亲友也明白,在法律意义上,男方并不会承担什么刑事责任。因此,他们就只能采用到单位告状方式,求助于权力,来让男方付出代价。这200位不怕事大的围观者,以为自己真理在握,其实只是站在道德高地而已。

我们这个社会,越来越陷入到道德争论的漩涡,在私人道德领域互相攻击,这让人想起胡适当初的忠告:“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

About yamy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