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有何用,美元为何升?

黄金有何用,美元为何升?

《王烁大学问》开篇文章《惟一靠谱的人生策略》里曾提到:“如果川普上台,应该考虑把家庭资产组合中实物黄金的比例从1%提到5%。”

现在,川普上台了,美国接下来何去何从的不确定性极大增加,那么,黄金此时的价值体现在哪里?与此同时,美元连连上涨,再度突破100大关,为什么美元涨势重现?

作为普通人,又如何在风波中收获最大的利益?如何巧妙地规避风险呢?

四招看懂黄金投资

黄金从来是货币,直到几十年前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完全脱钩。从那以后,全世界就进入法定货币(fiat money)时代。所谓法定货币,就是货币的价值完全来自货币发行者也就是政府的规定:一张纸印上毛主席就是一百块,印上大团结就是十块。

虽然在许多央行的储备资产表中还有黄金一项,但黄金本身不再是货币。最简单的验证,你拿着黄金去买东西,对方可以拒绝。只有在央行发行比如金币时,金币才是货币,但其面值也是来自央行的规定,它是用黄金还是用黄铜来铸造,其实没有本质区别,跟纸币也差不多。

那黄金的价值在哪里?一层一层地讲。

第一,作为一种金属,黄金可用于牙医、电子。工业需求占到黄金总需求的10%左右,但黄金的主要价值在别处。

第二,黄金本身不能对抗通胀,因为黄金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下不了崽儿,没有孽息可言。
不过,对抗通胀有更好的办法。

对个人来说,与其买黄金对抗通胀,不如把资金用于获得能满足市场需求的技能。终身学习才是对抗通胀的最好办法。对企业来说,对抗通胀的更好办法是基业长青,当然,这只是难题换了问法和答法。

第三,人们买黄金的最重要理由在黄金之外:它是对法定货币的用脚投票。

法定货币取代黄金不过几十年,每当人们对法定货币的信心低落到一定程度,对政府力量的信心低落到一定程度,就会想起法定货币时代到来之前几千年来一直使用的黄金。

黄金成为法定货币时代的终极避险资产。所谓避险,避的首先是政府:政府胡作非为的风险、政府失败的风险。

市场上,每当避险意识高企,人们纷纷转入美元和黄金,但两者的内涵完全不同:买入美元,说明相对于其他货币及其政府,人们对美元及美国政府更有信心;买入黄金,则是对所有货币及其发行当局都缺少信心。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黄金价格一度快速冲高,反映了投资者不再相信各国政府能够控制局势;随后数年的持续下跌,反映恐慌情绪逐步缓解;在英国脱欧以后,黄金价格再攀近期新高,说明恐慌情绪又再上扬。今天有人认为,黄金大牛市只是刚刚开始。这反映的预期是,在情况转好之前,先要变得更坏。

不过,切切记住,如果你想要买入黄金,千万不要买纸黄金。在你想动用黄金的时候,纸黄金就是纸,实物黄金才是黄金。

第四,黄金能够用于哪怕是战时的避险,但它无法对付社会崩坏。

前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师巴顿·比格斯是华尔街的智者,在去世之前著有奇书:

这本书视野横跨全世界,在谈到黄金时,毕格斯说,欧洲人的经验证明持有黄金确能保护住一点财富,但只能把它们视作“救命钱”。

一旦社会崩坏,饥荒来临,那么黄金比法币好得有限,那时,你真正需要的是几亩农田、几条奶牛、几只猛犬、几把好枪。

美元为何升?

美元上一次突破100大关是去年底,全球金融市场处于动荡当中,避险资金纷纷转入美元资产;这一次全球市场平静得很,为什么美元涨势重现?

美元升值并不是尽管(despite of)而是因为(because of)美国出现动荡的可能性增加。

近的如2011年,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A降到AA+,并列入负面观察。如果是一般国家,下调信用评级,轻则其国债发行成本上升价格下跌,重则可能引发金融冲击。

美国不一样。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后,全球债券市场作出激烈反应,以消化这一信息,大量资金从风险资产撤出转入安全资产。

安全资产是什么呢?美国国债。

美国国债于是价格上涨,尽管其评级刚刚下调。

远的如1971年,尼克松政府宣布黄金与美元脱钩。在此之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中,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与黄金挂钩,构建二战结束以来以美元中为心的世界金融秩序。美元与黄金脱钩无疑是对这个体系最核心的冲击。然而美元怎么样了呢?

美元统治地位未受丝毫动摇。美元不需要黄金这个锚。

你明白为什么了吗?

每当世界金融体系发生动荡,避险资金就会从风险资产撤出,转入安全资产。而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最核心的安全资产是美元资产。这适用于冲击来自体系边缘的情形,如亚洲金融危机;也适用于体系核心有所动摇之时,如当年标普下调评级,如现在川普上台。

因为安全是相对的。无论冲击发生于核心还是边缘,在范式变迁没有发生之前,总是边缘地带最终付出更大代价。

这不公平,但这就是事实,这就是美元特权。尼克松政府财长约翰·康纳利曾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是你们的问题。”

不过,美元特权不是什么阴谋,而是阳谋。

范式变迁何时以及怎样发生?

在数年前关于美元地位的专著《嚣张特权》里,艾肯格林说:一国货币的国际地位总是取决于该国是否大国,而不是相反。大国才有国际货币,不存在货币战强国这回事。美元地位取决于美国自己,取决于美国会不会出现重大经济和金融管理失败。

相反可推,如果美国衰落,那么或迟或早,美元会丧失其现有地位。

而且,除了二十世纪后半叶,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不止一种国际货币并存。成为国际货币的竞争并不是一场不同货币间你死我活的战争。最后一章“英镑的过去,美元的未来?”有专门分析:因为网络效应,作为贸易结算工具的国际货币确实强者恒强;但作为储备工具,多种国际货币完全可以共存。

人民币未来有什么样的机会,也取决于中国自己。

— 完 —

以上内容摘自「得到」专栏《王烁大学问》
王烁,财新传媒主编,“2016年度的耶鲁世界学人”。

About yamyung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