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政治是教人打架,文学是教人恋爱

 

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为《北欧时报》题词:读好书,做好人/图 Robin Ho

 

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图 Robin Ho

 

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图 Robin Ho

 

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图 Robin Ho

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图 Robin Ho

 

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图 Robin Ho

演讲结束后,莫言捧着鲜花向观众致意/图: Fredrik Wang

(北欧时报讯)莫言真实的讲话今天在斯德哥尔摩大学震撼了观众,今日斯大最大的学术讲堂座无虚席,主办者没有料到今天的场面,这是今年所有诺奖获得者人气最旺的大学演讲。在斯大聆听莫言和西方学者辩论以及回答主持人设下的各种圈套问题时,莫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胸有成竹稳如泰山,舌战学术界,解开一个个圈套,在西方学术殿堂,他赢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更为国人赢得了尊严和自强。

通读BBC的文字稿,少有如此客观的报道,我们还是编辑给读者朋友看个透:

(文字节选自BBC)中国言论自由再次成了莫言此次瑞典之行无法回避的话题。或许对莫言来说,西方的言论自由就是,你越不想说什么,他们偏要你开口说什么。而对向莫言的提问者来说,中国的情况是,人们想说什么,但并不总有开口的自由。

今天下午(12月9日)莫言到斯德哥尔摩大学麦格纳礼堂念自己的作品片段并同听众交流。作品朗诵过后, 主持人在听众提问前先向莫言提了几个问题,涉及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中国的言论自由等敏感问题。估计主持人希望莫言能够正面回答他在6日的记 者会上回避过的问题。

主持人提问说中国有许多作家被监禁,莫言否认有许多作者被囚禁的说法。莫言说不要以为作家就都是好人,作家里面也有坏人,作家也可以杀人,也可以有小偷。他说具体被囚禁的原因可能很复杂。

对于他回避政治问题的提问,莫言说,他是文学奖得主,可以选择不回答政治问题,这是作家的自由。如果他获得的是诺贝尔的政治奖,那么回答政治问题就是他的义务。他还说,应该让政治家去回答政治问题,文学家去创作。 

莫言建议多关心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教人打架的政治

不过莫言并不否认自己的作品有政治内涵。他说文学比政治更美好,政治是教人打架,文学是教人恋爱。因此他建议多关心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教人打架的政治。

对于为何他获诺奖得到中国官方认可的问题,莫言说,就是因为他得的是文学奖,所以得到认同。因为文学没有国界,而且文学超越政治,所以他既得到瑞典文学院的认同,也得到中国官方的认同。

当问到中国的言论审查时,莫言又重复了记者会上曾经作过的比喻,说自己去西方国家使馆申请签证,也受到审查。他被拒签所得到的解释是说他不会外语。他还用在机场过安检受搜查的例子说,检查无所不在,言论审查也是如此。

莫言还说,西方言论出版审查更严格。他举例说,比如西方报纸诽谤和做不实报道会惹官司,被判罚款。他说反而在中国,媒体在这方面却很自由,造谣诽谤往往不受法律惩罚。他举例说,国内有报纸报道说他贿赂诺奖评委马悦然60万美金,令他很气愤,但却无可奈何。

在听众提问当中有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学生请求莫言在会后能够为读者签名,莫言马上说,如果现在停止提问,他愿意在接下来30分钟里为大家在书上签名。但提问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莫言最后说,由于时间关系,会后不再有签名时间。

散场后,一位居住在瑞典的台湾女士说,她不理解在莫言获得诺贝尔奖荣誉的时候,为什么有那么多中国人用政治问题诘难莫言。这是一位资深的莫言作品的读者,她给我看了她多年前在台湾买的繁体字版的莫言小说。

还有位年轻的中国留学生说自己十分喜欢莫言的几部作品,但是他对莫言关于言论出版自由的比喻不以为然。他说把西方对媒体的司法诉讼同中国对出版实行自上而下的行政审查相提并论是错误的。

About yamyung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