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十大负案外逃富豪

揭秘中国十大负案外逃富豪

来源:新华网

赖昌星曾畏罪潜逃到加拿大,躲了12年;仰融曾资本运作使国有资产私有化;陈满雄夫妇曾捐款逃至泰国,他甚至还做了整容手术,连皮肤都进行漂白。对那些神秘又难以琢磨的外逃出走富豪,你是不是想知道更多呢?

 


(图说:逃走富豪)

赖昌星曾畏罪潜逃到加拿大,躲了12年;仰融曾资本运作使国有资产私有化;陈满雄夫妇曾捐款逃至泰国,他还做了一次彻底的整容手术,连皮肤都进行了漂白;现如今,中国有钱人越来越多,大街上与你擦身而过的可能就是富甲一方的人,但是对于那些神秘又难以琢磨的外逃出走富豪来说,你是不是想知道更多呢……

  (图说:赖昌星)

赖昌星

涉案金额:250亿;暴利走私,涉足厦门石油业、房地产业、文体娱乐业。1999年赖昌星畏罪潜逃到加拿大,并先后两次向加移民局提出“移民”申请,并两次遭驳回。

赖昌星这个“小人物”何以会“发迹”?何以会创造在厦门一手遮天的“奇迹”?这有赖于“赖氏交友术”,可概括为以下种种:

一曰“借钱付高息”。凡接触过赖昌星的人,都说他是一个“非常善于结交朋友的人”。他曾向一位“有潜力的小官”借5万块钱,但却付给20%的高息。通过这饱含“人情味”的一借一还,就委婉地把钱塞到了对方手里,还维护了人家的面子。赖昌星的这一“招”很管用,成为他打开走私渠道的重要一“招”。

二曰“花钱邀高层”。赖昌星走私获暴利后,出钱频频邀请高层人士到厦门,并在办公室、招待所悬挂他与某领导人的大幅合影,以此笼络省市高级官员。1996年,远华的一座大厦动工时,赖昌星大宴宾客,请到嘉宾两千,其中有不少高官,宴中每人都得到了价值三千元的礼品。赖有一年过生日,请了重要的200名嘉宾,每人一个十万元以上的红包。

三曰“招‘亲’付高薪”。赖昌星为了全面打开走私渠道,将市领导、海关、公安、商检、边防、银行等关键部门关键人物的子女亲属招进公司,予以万元、甚至数万元的工资待遇。这些人基本上什么都不干,专门负责在各关键部门物色猎物,培养目标,拉关系、走“门子”。

四曰“‘红楼’录淫影”。同样是为了全面打开走私渠道,赖昌星在当时还很偏僻的湖里工业区建立起专用红粉金钱腐蚀官员的“地下宫殿”——红楼招待所。当官员和美女鸳鸯浴或上床时,赖昌星的手下会秘密用针孔录像机录下这一幕幕镜头,留下日后要挟之用。这是赖昌星的抓住把柄“交友术”。

2011年7月22日下午,他从温哥华国际机场遣返回北京,并于7月23日下午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中国公安机关逮捕,2012年5月18日被判无期徒刑。

  (图说:仰融)

仰融

涉案金额:70亿;通过华晨控股客车,资本运作使国有资产私有化。曾居2001年度《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位。2002年5月,仰融自称受到“迫害”出走美国,2002年10月,仰融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辽宁省检察院批准逮捕。

他是第一个让社会主义国家的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的人,也曾是300亿资产的“主人”。然而,他陆续经历资产清查、职务解除、出走美国……直至被中国辽宁省政府刑事批捕。他越洋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辽宁省政府和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资产侵权,成为新中国历史上我国地方政府首次在国外被起诉的案例。他身材不高、浓眉飞扬、“大背头”永远纹丝不乱的仰融,平时极少把观察他侧面以至背面的机会留给他人。

仰融籍贯安徽,出生在江苏省江阴市北国镇,兄弟4人。仰融初中毕业后,先是做厨师,后来承包小商店,再后来又到江阴市外贸公司,20世纪80年代初去了深圳,几经周折,慢慢走上资本运作之路。但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仰融曾对人讲过自己在华晨之前的经历,“……在越南打过仗,1988年受了一次大伤,腿断了,头也打开了,三进手术室,奇迹般地、没有残废地活了下来,这以后便开始既珍惜又藐视生命。”

商海十年,仰融成功了。他一手缔造了一个资产规模达200亿元、旗下掌控六家上市公司的华晨帝国。央视将其评为2001年经济界的十大风云人物。纵观仰融的发迹史,遭遇“金杯”是其事业的转折点。而“金杯汽车”始终是这个“庞大帝国”的核心。甚至可以说,华晨帝国就是仰融将金杯汽车反复包装的产物。

  (图说:余振东)

余振东

涉案金额:40亿;余振东等人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把4。83亿美元转移到国外。2001年10月,余振东等三人持假证件进入美国。2004年4月16日,在北京首都机场,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

余振东,大学学历,42岁,广东开平人。1982年,余振东正式进入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先后任信贷部副部长和正部长,后来升为副行长、行长。中国开埠第一巨贪案、4。83亿美元——开平案,爆发超过四年时间,直到主犯余振东2004年4月8日自美国遣返回中国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人受到中国法律的任何惩除和制裁。

余振东,是“开平——4。83亿美元案”三连环中、最关联的中间一环,他是中国56年来自美国遣返的第一个贪官,也是中国56年来第一大贪官。中国55年来的余振东一案,到2004余振东年,不仅不能按中国法律惯例和游戏规则来审判了,甚至连国际惯用的“终身监禁”也绝对不可能实施了,且窃走中国国家现金4。83亿美元,也只能是12年以内的刑期。这里,出现了与中国乃至全球各国司法、法律界“一系列”尖端、惊天动地、绝无仅有的历史性重大冲突问题。

  (图说:钱宏)

钱宏

涉案金额:5亿元;上海康泰国际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诈骗银行资金近5亿元。1993年,中国检察机关下令逮捕钱宏。但是他已经潜逃出境。1994年,国际刑警组织对钱宏发出红色通缉令。2002年6月5日从巴拿马押解回国。

1992年5月,时年34岁的钱宏在上海市衡山路一家高级饭店,挂出了“美国康泰财务投资有限公司”、“美国康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两块牌子,自封为“集团董事局主席”,开始了肆无忌惮的诈骗活动。不久,他用骗来的钱在上海市一幢颇有名气的高级写字楼里租下半层楼面,把“康泰集团”迁到那里,同跨国公司和外国驻沪领事机构共处一楼,俨然实力非凡。

不仅如此,钱宏还用谎言为自己编造了“美丽人生”:先移民加拿大深造,后去美国出任福特等公司的首席代表、副总裁,在美国组建“康泰集团”,是一个“致力于中国建设开放”的美籍华人。其实,这个仅有中学文化程度的骗子,曾是北京某研究院的工人,后被开除公职。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他不是因赌博、诈骗、伪造护照被拘留、劳动教养,就是由于贩卖黄金、参与信用卡诈骗被判刑坐牢。他前前后后在劳教所、监狱呆了16年,是一个劣迹斑斑、屡教不改的“惯犯”。

在这个“美国康泰集团”内,麇集一伙同钱宏一样的逐臭之徒。所谓“集团董事局第一副主席、执行董事、驻华首席代表”、“集团驻港澳首席代表”、“集团董事局首席助理、秘书长、驻广州首席代表”、“公司会计”等骨干分子,都是有着赌博、诈骗、强奸、拐卖妇女等违法犯罪前科的“社会渣滓”。这些人摇身一变,都成了“外籍华人”。钱宏一伙骗子凭空造出的“康泰集团”,是彻头彻尾的骗子公司。经他们一番胡编乱造,“康泰企业集团”不仅“在美经营金融、贸易、餐饮、旅游、商业、房地产”,而且“在台湾、南非、泰国、欧洲、中美洲等地设立了商务贸易机构”,并且“经中国外经贸部批准,在华的业务范围有国际融资、商业贸易、产业投资、房地产开发等”。有着这么一个无商不经营、无处不投资的“美国公司”作幌子,钱宏招摇撞骗起来就显得轻而易举,屡屡得手。

  (图说:陈满雄)

陈满雄

涉案金额:4.2亿;陈满雄和陈秋园夫妇在担任广东中山市实业发展公司负责人期间,将4。2亿元转移海外。1995年,陈满雄夫妇卷款外逃到泰国清迈,买到泰国籍身份证并改名。陈满雄还做了一次彻底的整容手术,连皮肤都进行了漂白。2000年9月,这对“泰国富翁夫妇”落入了恢恢法网。

1993年至1995年,这是陈满雄夫妇改变命运的两年,他们在澳门葡京赌场大肆豪赌,结果一败涂地,欠下了巨额的赌债。从风光得意到一贫如洗,陈满雄夫妇感到了巨大的失落,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1993年10月到1995年4月这短短的两年间,陈满雄利用在银行认识的两个朋友,连续从中国人民银行中山分行分48次挪用公款四亿一千五百一十五万,用于归还赌债。

1994年8月,陈满雄夫妇再次通过银行的内部人员挪用公款三百五十万元用于处理公司经济纠纷,此时的陈满雄夫妇自知这种瞒天过海的方法终有一天要暴露,他们开始策划出逃,并且从银行调

陈满雄夫妇和他们在泰国的豪宅出了884万元公款作为了他们专门的出逃费用。1995年6月陈满雄外出潜逃,他们首先去了南美洲,但是那里的生活习惯、语言却让他们无法接受,于是在一年间他们辗转了多个国家,最后落脚在了泰国的清迈。他们夫妇给自己起了泰国名字,办了身份证,陈满雄通过整容彻底改变自己的形象和外表。

2000年9月1日凌晨他们被泰国警方抓获,随后被当地法院以“非法入境、非法居留及非法持有和使用骗取的证件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十个月和十一年零四个月。

2002年12月26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将陈满雄夫妇从泰国引渡回国,于当日执行逮捕。此时距离他们出逃的日子已经整整过去了七年。

2005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陈满雄夫妇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十四年。

2006年,陈满雄夫妇被送回泰国继续服刑。

2008年8月,泰国法院最终裁定将陈满雄夫妇引渡回中国。

  (图说:杨秀珠)

杨秀珠

涉案金额:0.56亿;在担任温州市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期间巨额索贿受贿。2003年4月,杨秀珠使用化名,先到新加坡,后逃到美国。今年2月12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透露,检察机关已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杨秀珠发出“红色通缉令”。

据温州市纪委2004年的通报,已查清的涉案金额为¥2。532亿元,已追回金额¥4240杨秀珠多万元,冻结¥7000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2人,处级以上官员11人,科级官员7人,被调查取证的有100多人,并牵涉相关经济案件12起,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杨秀珠一案被定为特大贪污受贿案,在中国涉案外逃的高级官员中处显目位置,曾引起中国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

杨秀珠贪污受贿开始于80年代末,担任温州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期间,当时温州市经济开始高速发展。

90年代初,温州市城市建设超速发展,杨秀珠时任温州市副市长,主管城市建设,为其捞取个人利益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1996年,通过亲戚买下曼哈顿中城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的一座五层大楼,该楼房市值约$500万美元。

2003年3月,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在处理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杨秀珠弟弟)受贿案时,发现杨秀珠于1994年贪污¥1100多万元。

2003年4月中旬,杨秀珠向省建设厅请假,称母亲病了需要照顾,随后便失去了联系。几天后,杨秀珠出现在美国旧金山的大街上。

2003年5月13日,浙江省对杨秀珠立案侦查。

2003年6月23日,浙江省委批准开除杨秀珠党籍,浙江省政府批准撤销杨秀珠行政职务,检察机关发出逮捕。

  (图说:谢炳峰)

  谢炳峰

涉案金额:0.5亿;工作在中行南海分行办事处的谢炳峰、麦容辉两人贪污5000多万元,1998年潜逃至泰国,目前已落网。2000年11月12日,麦容辉向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投案自首,我国警方将其引渡回国。另外,麦容辉还协助侦查人员捉获谢炳峰。

1998年5月,谢炳峰因无力偿还南海丹灶镇丹灶村经济合作社借款,与被告人麦容辉预谋,以虚存实取的方法,计划窃取中国银行南海支行丹灶办事处的巨额资金后潜逃。

很快,谢炳峰伪造并提供了户名为丹灶活力公司等5个存折账号给麦容辉。同月16日,麦容辉利用其在办事处上班操作电脑之机,向谢炳峰提供的上述5个账户虚打入5250余万元,谢炳峰随后在中国银行南海支行沙头办事处、西樵分理处、九江分理处等处提取现金并划款到其他账户。

之后,谢炳峰、麦容辉携带港币757万元、人民币95。5万元,驾车逃到深圳,然后偷渡香港,再持假护照逃往泰国。2000年11月12日,麦容辉向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投案自首,我国警方将其引渡回国。另外,麦容辉还协助侦察人员捉获谢炳峰。

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赃款人民币3311余万元并退还中国银行南海支行;检察机关扣押并追回人民币约589万元,现尚有人民币972余万元没有追回。佛山市中院认定谢炳峰、麦容辉已构成贪污罪。谢炳峰被判处死刑,麦容辉因有自首和立功表现被减轻处罚。

陈新

涉案金额:0.4亿;在担任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杨家坪分理处会计职务时,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挪用公款炒股。2001年1月携款潜逃于境内外,先后辗转于越南、缅甸境内,一共换了29个假身份证。2001年3月落网并被执行死刑。

2001年3月10日下午,携款4000余万元潜逃2个月零8天的贪污犯罪嫌疑人陈新在成都落网。

35岁的陈新策划携款潜逃,已经准备了一年,直到2001年1月2日开始实施出逃计划。

陈新在任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会计的时候,面对一笔笔巨款在眼前在账面上转来流去时,忘记了银行里“看见的钱不是钱”这个规矩,国家的资产成为他任意支取的钱包。从2000年2月至2001年1月2日,共有4000多万元被陈新贪污,拿去炒股挥霍。

陈新说:“我做贼心虚。”

其实,就在陈新潜逃之前的那一刻,银行里并不知道陈新的贪污行为,尽管有些风言风语,但是没有人警惕。

2001年1月2日,单位领导让陈新整理交接一些账目,是属于正常的业务。陈新毕竟是贼,事后的陈新坦白说:“我知道事情败露,就再也没有自己的人生自由了。于是,我开始实施精心准备了一年多的出逃计划。我认为只要离开重庆这个是非之地,就会平安无事。”

这天,陈新迅速地做着准备。就在此时,他仍然忘不了利用职务的便利,再次提取了300多万现金,两张共400万元的支票,以备潜逃路上的花销和圆其潜逃之后的“富翁梦”。

陈新说:“我想象得太完美了!原以为有了钱就有了一切的想法,在我出逃的惊惶路上被击得粉碎。”

陈新追忆他潜逃时的心理:在没有逃离重庆时,心里就有了一种瓮中之鳖的感觉。焦急之中,他发现遗漏了一个装有股东票据等“重要证件”的包,于是就用手机与妻子联系,没人接;与姐姐家联系也没有人接电话。陈新害怕被检察机关跟踪追击,就不敢再联系了。随即逃至成都。

陈新说:“没有包里的东西,我寸步难行。”出逃两天后,陈新潜回重庆,委托一个他信得过的美容店老板娘帮他拿到了包。之后,“我连夜赶到广州。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海口、湛江等地‘考察’,想找一个能立足的栖身之地。”

语言不通,生活环境不习惯,气候不适应,无奈之下的陈新只好放弃在南方发展的打算,潜回成都。“我在成都过起了昼伏夜出的‘夜猫子’生活。”陈新说。他只能在晚上上街买些日用品。为出行“方便”,他又买了些身份证备用。

成都距重庆太近,这让陈新感到了危险。于是,在春节人多混乱、“不易出错”的情况下,陈新选择了去云南方向“考察”。到昆明时,已是除夕之夜。

陈新说:“这一夜,我的心如同浸泡在寒冰之中,没有亲人相伴,没有愉快的心情,没有合家团圆的奢侈之想,有的只是如何能够逃得过检察机关的追究和公安机关的搜捕。”

为了“安全”,陈新在大年初一,向更偏远的开远、河口边境逃去。他一心想找一个无人知道他根底的地方栖身。

陈新逃到了越南,在那里,他没有找到理想的立足之地。他说:“我一辈子生活在比较顺利的生活环境中,没有吃过苦头。”

2001年2月,破例在瑞丽住了7天的陈新跑到缅甸,用国家的钱赌博,但是除了输,还是输。

“我知道我迟早会有玩完的一天。但是我有钱,我不甘心。”他再次跑到广州、深圳炒恒生指数。陈手中握有的几十个身份证和股东证也没有把他救出“苦海”。

在2个月零8天的潜逃路上,拿着巨额金钱的陈,找不到一处安全的港湾。“我想过投案自首,但不甘心,使我一次次放弃了投案自首之路。”

“到最后,我的心理、精神完全崩溃了。”陈新说。

付普照

涉案金额:0.4亿;利用高额利息为诱饵设下陷阱,伪造金融凭证疯狂诈骗储户4035万元。案发后潜逃国外4年之久,于2003年7月10日从缅甸押解回国。

1997年4月至1998年2月,在西安伙同他人以高息为诱饵,诱骗储户将资金存入其指定的银行,然后用伪造的存单调换储户的真存单,再用真存单将储户资金以转存、划转、提现等方式非法据为己有,共诈骗资金4035万元。案发后,付即潜逃。公安部于1999年11月24日发布通缉令对其进行通缉。

2002年11月,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发现,落脚缅甸,名叫杨建国(化名)的陕西籍人,曾在陕西涉嫌重大经济犯罪。经侦察总队向省公安厅领导报告后,按指示迅速展开调查。调查后确认:化名杨建国的人即是特大金融凭证诈骗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付普照,随即将此情况上报公安部经侦局,并在公安部的组织下,开展境外缉捕工作。

2002年底,公安部经侦局和陕西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派出侦查人员前往付落脚的缅甸相邻的边境地区,对付在该国的情况做了进一步的调查核实。今年7月10日,在国内外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配合下成功将付普照缉获,并于7月13日顺利将其押解回西安。至此,在公安部经侦局的组织下,这个隐姓埋名潜逃国外达4年之久的重大经济嫌疑案犯被警方成功缉拿归案。

汪峰

涉案金额:0.3亿;任南海市原口岸办公室副主任期间贪污挪用公款3000余万元,1995年潜逃出境,2000年落网。

南海市口岸办原副主任汪峰因贪污、挪用公款被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至此,这位潜逃国外近5年、利用赃款在新西兰开餐馆的“大蛀虫”终于为自己的下半生找到了最后的归宿。

上午还在单位开会下午突然人间蒸发

1995年6月20日上午,南海市口岸办召开党委会,原南海市口岸办副主任汪峰一直参加会议,但到下午讨论时,汪峰没有露面,口岸办有关人员打汪峰手机,但手机关了,打电话到其家里找,其妻子岑某某说他去上班了。最后,人们都以为汪峰到香港处理生意上的事去了。随后的两三天,一直无汪峰的任何消息,汪这一反常的举动让人生疑,到第四天,南海市口岸办把汪峰行踪不明的情况向南海市政府报告,并开始清查南海口岸置业物资公司等属于汪峰管理的公司的资金去向。经内部审计,南海市口岸办发现下属几家公司有几大笔款项去向不明,均与汪峰有关,因此怀疑汪峰利用工作之便,侵占集体财产。

当日,汪峰的确去了香港,不过不是去办公事,而是携款潜逃。一段时间,汪峰似在人间消失了一样,音信全无。汪峰携款潜逃引起南海市政府高度重视,南海市公安机关成立精干的专案组开始秘密跟踪侦查此案,并派员到香港追查汪峰,但是,早有预谋的汪峰杳如黄鹤。有关汪峰的线索暂时中断,追捕工作很难开展,但专案组并未放弃。

挥金如土露了行踪抓捕过程一波三折

据查,当日汪峰潜逃到香港后,迅速又逃到东南亚×国。在×国,汪峰挥金如土,被该国警方怀疑为大毒枭,受到该国有关部门的监控。1995年8月20日,该国一名高层官员到中国访问时要求中国政府查清汪峰的情况。很快,汪峰的护照复印件转到有关部门。

得知汪峰确切去向,南海警方直接向中国国际刑警组织汇报汪峰携款潜逃至×国案情,要求中国国际刑警组织协助缉拿汪峰,引渡其回国受审。由于各种原因,到×国缉拿汪峰的各项程序非常繁琐,就在正在办理有关手续时又突然出现变故,×国警方突然提出要求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汪峰的问题,此案陷入了僵局。×国方面的态度的转变,让汪峰有了继续潜逃的机会。不久,汪峰途经马来西亚逃到新西兰,又一次消失了。

非法居留终遭驱逐甫下飞机即被抓获

直到1999年8月,专案组民警通过有关线索追查得知汪峰可能匿藏在新西兰,立即向公安部汇报上述情况,并要求中国国际刑警组织协助查证,追寻汪峰的下落。在查明汪峰的确匿藏在新西兰后,中国有关部门要求新西兰协助,引渡汪峰回国受审。

汪峰出逃到新西兰后,其妻子岑某某于1996年4月到新西兰旅游后不回中国,与已逃到该国的汪峰生活在一起。在该国奥克兰市,他们以8万美元购买了一家快餐店,以经营中式快餐业为生,汪、岑还生下一男一女。同年11月,新西兰警方证实岑某某非法居留,限时离境。几天后,岑某某带着两个儿女经香港回到广州。

2000年1月20日左右,专案组接有关方面的通知,新西兰警方将驱逐汪峰出境,限其于当月27日前离境,专案组同时知道了汪峰已办理了出境手续及其乘坐的班机。同月25日,专案组一行到香港监视汪峰的去向,并做好应变的准备。27日,汪峰到香港后,马上转机往广州,专案组成员就坐在汪峰的后面,跟着汪峰飞回广州。最后,这名潜逃国外5年的罪犯,一步出机场便被专案组抓获了。

About wz.eacas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